列那

真的非常感谢肯给我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天使们。。。非常感谢!!!

【胜出】男孩子也会被电车痴汉骚扰吗?

https://shimo.im/docs/Hv3yYDcbQBstj7l4/

并没有开的很厉害然而发出来仍然会被屏蔽的很微妙的文。

手机看不了链接的找评论。

那啥,仿生人离家出走那篇文可能得咕咕一段时间了,我得先赶点的车梗。。。我当初为什么要想不开点车梗。。。【流下肝肾衰竭的泪水】

【胜出】爆豪胜己的噩梦

•一发完,sd脑洞。
•新手上路,渣到不行,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爆豪胜己弓起腰,掌中响起一连串爆鸣声:“杀了你。”

“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臭久了!”  对方亦摆出迎战的姿势:“来吧!小胜!one for all,100%全覆盖!!”

然后他的身体开始膨胀。

爆豪胜己愣在原地,直到绿谷出久的身体完全涨成欧尔麦特的画风。

“come on,小胜少年!” 对方向他招了招手,牙齿闪现出耀眼的光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豪胜己从床上一跃而起。

“小胜!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耳边响起绿谷欣喜的问候。

是梦吗。。。爆豪不想承认他竟有一丝莫名的安心。

“吵死了,臭久!”  他抬起头。

眼前是欧尔麦特版本的绿谷的脸。

“已经没事了,小胜。”  他抓起爆豪的手。

爆豪胜己,生平头一次觉得自己的手是如此娇小。

“要问为什么。”  绿谷出久露出麦特般的微笑:“因为有我在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豪胜己回过神来时,班里的同学正用惊异的眼神看着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他,其中包括绿谷。

爆豪胜己发誓自己从没有看臭久那张蠢脸那么顺眼过。

世界真美好。

在教室外面罚站时他如此感叹到。

下课铃声响起。

“绿谷同学,今天我们一起去锻炼肌肉吧!”  向来一丝不苟的饭田提出诚挚的邀请。

绿谷同样露出诚挚的微笑:“好啊!” 

“不许去啊啊啊啊啊!!!!”

教室外传来爆豪同学声嘶力竭的吼声。



三季了,小天使的肌肉真是越来越明显了。。。这样下去到完结的时候他不会真的变成。。。

百粉点梗

点车梗,想怎么开就怎么开,除了生子接受不了外都能开【哇这个死变态】

【汉康】仿生人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康纳视角)

• 初次动笔,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真的非常感谢给我点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的天使们,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哭泣】

仿生人大概是在晚上八点五十五分到达马库斯所居住的公寓的,他浑身被雨淋的湿透,脑袋上吸饱了水的一小缕头发湿答答的贴在额头上。

自仿生人和平解放以后马库斯就从耶利哥搬回了卡尔生前所拥有的别墅,具他本人所说是因为这个房子到处充斥着他和卡尔的回忆,呆在这里能让他的心情变得平静。卡尔的儿子默许了他的行为,因为卡尔留给他的财产多到不差这一套房子,而他也确实有愧于马库斯,最重要的是,他打不过他。

识时务者为俊杰。

康纳按响了门铃。

脚步声传来,大门被打开。

马库斯在看清来人后脱口而出:“你终于被赶出来了!”

被雨淋了将近三小时差点当机的某仿生
人:“。。。”

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的仿生人和平解放伟大领袖:“。。。”

不会呼吸的马库斯今天生平头一次有了窒息的感觉。

“抱歉,我。。。”他试图解释,然而康纳已经华丽的无视掉他走进屋里开始左顾右盼。

“。。。我去给你拿毛巾。”伟大领袖狼狈的逃离了现场,等他整理好情绪拿着毛巾出来时康纳已经维持着一如既往的庄重坐姿坐在他的沙发上好一会了。他单手将手中的毛巾按在仿生人头上擦了擦,对方的脑袋也随着左右摇晃。

“墙上那幅画是你画的吗?”  被擦着头的仿生人执着的提问,声音因为被毛巾阻隔而显得闷闷的。

“是啊。”  马库斯无奈的答到,很显然在他拿毛巾的那点时间里对方已经把他的整个客厅调查了一遍。

“你怎么知道那是我画的?”

“那幅画上没有指纹,并且那上面画的是卡尔。”

“敏锐的洞察力,康纳。”  马库斯叹了口气:“只有这时候我才能确定你真的是一个觉醒了的仿生人。”

“?”

“没什么。”

头发干的差不多了,马库斯松开按在仿生人头上的手坐在他旁边:“你。。。”

“我不是被赶出来的。”

“哎?”  马库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

“我说,我不是被汉克赶出来的,是我自己跑出来的。”  康纳抬头瞟了一眼对方,面无表情,语气却莫名加重了几分。

他在赌气,跟汉克。

马库斯在认识到这一点后感到了胃疼,尽管他并没有胃。

“你跟汉克都发生了些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按时叫他起床,做家务,以及保证他的饮食均衡。我认为这些我做的足够好,汉克的体脂率在三个月内从28%降到了18%。”  仿生人将头上的毛巾拽了下来,攥在手里:“可是他的情绪却越来越差,我本来不在意这些。”

仿生人太阳穴上的蓝色光圈快速流转。

“两个星期前,我和汉克在办案回家的路上,遇见一个老人和他的仿生人保姆,我们看到他们时,保姆正在给老人买冰淇淋。”

光圈变成了黄色。

“我的表情分析系统告诉我,汉克比起我,更想要和那个保姆一样的仿生人。”

马库斯安慰的拍拍康纳的肩:“你很迷茫。”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严格按照系统所提供的计划进行的,它绝对科学,也最有效率。”

“但汉克不是机器,康纳,你也不是。”

“我知道!”  仿生人突然激动起来:“我只是,我只是。。。感到害怕,马库斯。”

他垂着头,视线紧盯着地面:“一个刚出厂的健全的仿生人有将近一百五十年的寿命,而汉克,他长期的酗酒和不健康的饮食习惯已经给他的身体带来了不可逆转的损伤。。。他已经五十三岁了,我很害怕,马库斯,我害怕他会。。。死,就像。。。”

康纳顿了一下。

“就像我和卡尔。”  马库斯接上他的最后一句话。

“。。。”

“手给我。”  他抓住一脸疑惑的仿生人的手,褪去皮肤层。

仿生人睁大了眼睛:“你。。。”

马库斯放下手:“恩,那是我在卡尔还没去世前的记忆。”

“你知道卡尔当时的身体状况,但还是给他喝了威士忌。”  仿生人眼里满是不解。

“因为他喜欢那样。”  马库斯笑了笑,尽管习惯性紧缩的眉头使他的笑容显得有些怪异:“虽然这是在我还没觉醒前发生的事,但我直到现在也不后悔。至少他直到临死前一天还是开心的。”

他看向仿生人:“康纳,你的行为是为了让汉克感到幸福,还是因为自己的恐惧而强制他留在你身边呢。”

“。。。”  仿生人眨眨眼睛,显然这番话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他的嘴连续张合了几次,一脸茫然:“我。。。”

谈判专家发愣的样子莫名可爱,马库斯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当然,这也不是让你放纵他的意思。” 

他站起身,向康纳伸出手:“来吧,我知道有个人能帮到你,只不过她住的比较远,你可能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了。”

(下章汉克视角,虐一虐未成年老汉)
  (我都写了些什么。。。)

番外。。。彩蛋?


【卡姆斯基宅】

“卡姆斯基先生。”  克洛伊敲门:“有人给您发送了信息。”

没有动静。

“卡姆斯基先生?”  她又敲了一遍,这次用了点劲。

“i~wanna fly~from the Chandelier~~”紧闭的门中传来隐约的歌声,克洛伊仔细听了听,似乎是卡姆斯基唱的。

“卡姆斯基先生!”  她攥紧拳头使用全身的力气再次礼貌的敲了敲门。

门终于开了,卡姆斯基一脸不耐烦的站在门口,克洛伊隐约看见有一个男性仿生人攀在钢管上,上半身赤裸,只打了条领带。

“卡姆斯基先生,有人给您。。。”  克洛伊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虚。。。宝贝儿,现在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来打扰我。”

屋内的男性仿生人在钢管上转了个圈,五个一模一样的喝彩声响了起来。

“及时行乐,懂吗宝贝?”  模控生命前总裁亲了一口克洛伊的额头,轻轻关上了门。

克洛伊呆呆的站在门口三秒钟,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几条巨大的数据:变态!!猥琐!!下流!!

这是系统内部故障了吗?  克洛伊疑惑的歪头,额上的黄圈闪了闪,最终选择重新站回原位。

【马库斯的公寓】

“不管你怎么着急也得先洗个澡换身衣服。”  马库斯一边说着一边把康纳推进了浴室。不得不说他不愧是仿生人和平解放领袖,效率惊人,康纳从浴室里裹着浴巾出来时马库斯就已经订好了机票。

“你需要给汉克发个信息吗?”  康纳正在继着衬衫的纽扣时马库斯如此问道。

“不需要。”  康纳把领带继在脖子上并打了个漂亮的结:“我原本的计划是在你这里寄宿几晚,因此在来你家的路上我就给卡姆斯基发了信息,请求他告知汉克我将离开几天。”

“为什么你不直接给汉克打电话?”

“就在几天前他的手机坏了,我还没来得及录入他新手机的号码。”

“。。。你只是不想给他打吧。”

“不是。”

“。。。不,是的吧。”

康纳披上外套,抬头不温不火的撇了一眼马库斯:“我说,不是。”

“。。。好吧,你确定卡姆斯基会把这条信息平安传达到吗。”

康纳充满信心:“当然,他好歹也是模控生命前总裁,这点事情还是办得到的。”




办不到。

【汉康】一个sd脑洞


在警局查找档案时。

康纳:安德森副警长,这个异常仿生人。。。

副警长:叫我汉克。

康纳:。。。好的,汉克。

夜晚,在进行某项不可描述的行为时。

康纳:。。。咕。。。啊!汉克!。。。

汉克:叫我安德森副警长!

康纳:???

你们人类屁事儿真多【软体不稳定】

【汉康】仿生人离家出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汉克视角】

•亲情以上恋人未满的设定,汉克隐约意识到自己对康纳有不一样的感情但不敢承认,康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喜欢汉克。
•初次动笔,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自从某位模控生命出厂的RK-800型仿生人和汉克同居【汉克坚称这是收养】后,这位颓丧的中年大叔身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康纳尽职尽责的督促下,他戒掉了烟酒和垃圾食品,每天锻炼身体,并改善了自己维持了十几年的暴脾气。

汉克表示他的好脾气完全是被康纳磨出来的,因为那只看上去无比精明实则呆头呆脑的家伙比相扑还难缠,每天早上他被康纳以掀被子和抽嘴巴的方式叫起来晨跑,然后在跑过让他这把老骨头都快散架的十公里后,还要被迫吃下一整碗,难吃到爆的蔬菜水果沙拉 ! 该死的,他难道不知道枣子和香蕉放一起会吃出狗屎的味道吗? ? ?

而在这期间,无论汉克怎么发火 ——— 在仿生人掀被子的时候踹他一脚,晨跑时和他一路拌嘴,吃沙拉时对他大喊大叫,最严重的一次他掀翻了整个桌子,沙拉撒的满地都是。而康纳也只是一言不发收拾起满地狼藉,重新做一碗更难吃的蔬菜水果沙拉摆在桌子上。

汉克发誓从出生到现在他从未受到过如此虐待。

"现在!立刻!把那个该死的仿生人接回你的破公司去!!我已经受够他了!"

汉克雄浑有力的一巴掌把咖啡桌拍的几乎散架,很显然康纳的锻炼计划卓有成效。

卡姆斯基淡定的小口呡着咖啡:“冷静,汉克先生,你只是有些不适应康纳的节奏而已。”

“他他妈的还有节奏?”

“是的,他的节奏就是他强大的计算模拟系统”卡姆斯基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他觉醒时打破程序墙的速度比任何仿生人都来的快和轻易,这很大一部分归功于他高效且精密的系统功能,但相对的,这些也给他带来了不可磨灭的影响。”

卡姆斯基停下来看了一眼汉克,在确认对方有在认真听后才接着说到:“在他的思维中,效率最高的行为就是正确的行为,他的系统中没有缓冲,适应,变通或类似的什么选项,而在情感方面他更是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笨拙。”

“说人话。”

“直男,没救了,忍着吧,反正我这儿放不下他。”

“fuck you mother”汉克竖起中指。

“如果你对骨灰也有兴趣的话”卡姆斯基摊手:“我不介意——康纳!”他接着喊:“送客!”

于是汉克满脸震惊的看着八个和康纳长的一模一样的仿生人从室内鱼贯而出,其中六个站在卡姆斯基身边,另外两个则朝他走来。

“安德森副警官。”  来自左边的康纳。

“您该回家了,顺带一提我检测到您的血压正在快速上升,也许您应该吃一点降压药。”  这是右边的康纳。

“what the——”  汉克感觉自己舌头打结,而此时那两个康纳已经架起他的胳膊强行带他向门走去。

被赶出门前汉克回头看了最后一眼,这一眼让他再次震惊于卡姆斯基的无耻————六个康纳已经各自分工完毕,四个负责按摩他的四肢,一个在为他捶背,还有一个已经攀附在不知何时从地板上冒出来的钢管上面开始解领带了。

汉克发誓这两分钟已经在他渡过的最魔幻的时光的排行榜中位列第一。

大门在他面前无情的关上。

“fuck!变态!猥琐!恶心!!”回过神来的汉克怒气冲冲的钻进驾驶座,车门被他摔的山响。

然而回家的路上他鬼使神差的一直想着卡姆斯基对他说的最后几句话:“你要尝试着去适应他,汉克,他出厂不过六个月,按照人类的标准来看他还是个孩子,你要扮演的是引导者的角色,而不是一个任性的老小孩。”

“fucking children。”他一脚踩下油门:“谁会像个傻瓜一样去适应一个塑胶混蛋?”汉克哼哼唧唧。

早已过时的黑色车辆行驶在空无一人的小道上,天空不知何时变得阴云密布。

。。。好吧,也许我对他确实粗暴了那么一点。他想到,只是一点,我敢打赌只要一个正常人类面对那个仿生人时都会生起打爆他的想法。

汉克瞟了一眼电子时钟,现在是晚上六点整。

平常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坐在餐桌上吃康纳做的营养餐了,尽管那东西难吃的要死。

他又想起自己对他发火时年轻的仿生人太阳穴上led灯闪烁的黄光,那次他大发了一通脾气,把餐桌整个掀翻了,整个屋子一片狼藉,随后他去了酒吧,而那个时刻跟在他背后喋喋不休的安卓机并没有跟来,他久违的大醉了一场,并让他心爱的垃圾食品跟他的胃袋做了一次彻底的亲密接触(尽管不久后它们就被吐了出来),第二天早上醒来时他躺在自己的床上,屋子被收拾的像新的一样,仿生人则像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他到早安。

他表现的过于若无其事,以至于汉克怀疑这件事根本没有真正发生过。而现在这一切却突然变得无比清晰,他甚至能清楚的回想起康纳蹲下身拣起盘子碎片时抿起的嘴角————他已经开始觉得当时对此无动于衷的自己是魔鬼附身了。

云层中传来一声巨响,瞬间暴雨倾盆。

汉克加快了速度,他得快点回家,康纳身上没有他家的钥匙,那个被警告过再也不许打破他家窗子的仿生人搞不好会一直傻呵呵的站在门口直到被暴雨淋的浑身湿透,然后在他回来时用那湿漉漉的,反射着一点灯光的眼睛看着他,若无其事的对他说安德森副警官欢迎回家。

而那时自己会上前抱住他,告诉那个小混蛋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对他发火。

汉克用最快的速度开到了家门口,但康纳并不在那里。

他心里咯噔一声,这小子怕不是又无视自己的警告硬闯进去了。某个十分钟前刚下定决心不对仿生人发火的副警官感到自己的火气又在蹭蹭往上冒。

“康纳,我记得我警告过你!”汉克打开家门,用尽量温和的声音喊到。

没有人答应。

“康纳?”

仿生人不见了。

(下篇康纳视角)
(我都写了些什么)

我的妈David Cage说有可能有续作!!?!?

请给我更多的康纳!!!!

酒-deviant:

来源:http://www.yxdown.com/news/201806/405056.html


"我给游戏里面几乎每个角色都写了背景故事,所以游戏之前的故事已经全部都在我脑海里,之后到底是一个完整的续作还是DLC,我会做出‘选择’,但是现在还没法公布任何消息。”








新孩子,真正的白鹰,家族荣誉感很强,人比较冷淡,鲨鱼齿,曾经放出话来说那只冒充他的白鸽他见一次打一次。

画的越来越烂了。

新孩子,男,骚包,喜欢耍帅和摆很搞笑的poss(自认为很帅),曾经吹嘘自己是稀有的白化鹰,其实只是只鸽子而已,喜欢用蹩脚的笑话和poss逗别人笑,导致他不管是在鸽族还是在学校都在被人当小丑看待,知道自己在被人当傻子耍但看到别人开心自己就很开心。眼镜摘下来后是正太脸,被别人直面看脸会羞愧致死的见光死。

我什么时候才能会画画啊。。。。